來自大涼山扶貧領域的反腐報告:“蒼蠅”叮上糊塗賬,扶貧“一卡通”成“一卡痛”
一手脫貧攻堅,一手清理蛀蟲:大涼山的兩手都很硬

▲2018年10月28日,四川省涼山州金陽縣土溝鄉吉爾村村民石一木爾尾(左一)領到清退的彜家新寨建設補助。大涼山腹地的喜德縣,按照涼山州民政局的相關政策,向全縣農牧民特困群衆發放兩年的生活救助金,程鵬菲負責彙總發放對象的花名冊。

國社@四川|再見,萬丈天險二郎山
再見,萬丈天險二郎山

記者日前重走川藏線,了解到新中國成立以來二郎山交通曆經的3次變遷,使行車翻山從不可能變成可能,時間從3天變成3小時又變成15分鐘,不斷為藏區發展注入新動能。

2019-10

20
國社@四川|捏造“新概念”許以高回報!“新型農業”成坑農新幌子
捏造“新概念”許以高回報!“新型農業”成坑農新幌子
各地正在大力培育農民合作社、農業公司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,這本應成為農業現代化、農民緻富的好渠道。經記者調查,“彭州頤好合作社”全稱為“北京頤好合作社彭州市分社”,為“盛嘉頤好集團”旗下“北京頤好科技發展專業合作社”在彭州的分支機構。

從1950年1月迄今,67年來,新華社四川分社湧現出衆多德才兼備的優秀新聞工作者,他們與人民同呼吸,與時代共進步,行在一線,紮根基層,傳播黨的主張,反映人民心聲,守望公平正義,記錄時代風雲,創作出大批有思想、有溫度、有品質的新聞名篇,在中國新聞史上留下不可磨滅的新華印記。
  國社@四川“典藏”欄目将從中遴選聚焦四川的代表作,邀請對相關新聞事件及其作者有所了解的新華社老同志,或講述作品的采寫始末,或介紹報道的中觀背景,或從新聞業務探讨、曆史價值評價等角度予以點評,供讀者管窺四川發展脈絡,新聞界後學領悟前輩們鐵肩擔道義、妙手著文章的家國情懷,同時借此再挖掘、再發現新華社經典報道的當代價值,為四川當下及未來的發展提供決策參考,為國家遠景規劃提供地方研究範例,發揮新華社輿論工作重鎮、新華網媒體智庫的作用。

——新華社四川分社社長 惠小勇

38年前四川邁出波瀾壯闊農村改革的這一步 是如何被一篇平實報道記錄的

中國改革開放之路始于農村,農村的改革始于四川和安徽。四川的特點是包産到組,安徽的特點是包産到戶。關于四川包産到組的第一篇報道,是新華社1979年10月6日播發的記者彭自襄采寫的《廣漢縣實行包工到組,聯系産量計算報酬——糧食和多種經營樣樣增産》一稿。

國社@四川·典藏|38年前四川邁出波瀾壯闊農村改革的這一步 是如何被一篇平實報道記錄的
有一種強調叫“家”
有一種強調叫“家”

被曬黑是對“夏天家”的尊重。

“蜂糖”是“采花大盜”的成果
“蜂糖”是“采花大盜”的成果

嘴巴像抹了“蜂糖”一樣甜。

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